胪溪村干部殴打村民致伤致残事件系列话题之五
2017-10-07 15:30:54
  • 0
  • 0
  • 39

胪溪村干部结伙殴打村民吴俊祯事件发生后,坊间流传某些人的说法:1·村民吴俊祯是去闹事的;2·村民吴俊祯受伤是闹事过程自己摔倒造成的。

俊祯是去闹事的吗?

在有关方面还没有就此事件作出结论之前,先不要偏信一边之言。其实,俊祯是否去闹事并不影响事件中施暴者是否构成犯罪,构成犯罪的要件是受害人俊祯的伤残鉴定。是否去闹事的认定,是将来法官对施暴者在刑法二百三十四条的上限与下限之间做从轻或从重判定的一方面依据。

即使俊祯性情粗鲁,不善言辞,一时冒失执言抑或是去闹事,就可以将其伤将其残吗?即使俊祯是去闹事,也未听说过施暴者是在阻止俊祯对他人的暴力倾向或正在实施暴力。

俊祯受伤是闹事过程自己摔倒造成的吗?

在胪溪居委大堂,没有崎岖突兀的地形地势,没有硬物钝器横七竖八,更没有打擂比武的梅花桩,怎么自己摔倒会造成肺出血及腰椎骨折呢?如果伤在头部,摔倒造成的说法对于不具刑侦专业的平民百姓或可敷衍,因头部离地面距离较长,摔倒着地时受力也大,摔倒伤的常常是头部,而肺及腰椎处于躯干中上部,即使摔倒,着地时受力也不会如头部那样猛烈而致肺出血及腰椎骨折,只有在外力选择性作用下才会头不伤而肺伤。

没有全程目击现场的人,不能偏信哪一方而草率断定村民俊祯是否去闹事;没有全程目击现场的人,大概可以判断俊祯受伤并不是闹事过程自己摔倒造成。这种判断,并不需要多少专业训练,更不需要具备刑事鉴识专家李昌钰那样的经验与智慧,只要思维正常就够了。

这是我粗浅的看法,或许,更多的胪溪人比我的思辩更严谨更清晰。

去年秋天,我在35000字长篇《一片冰心在玉壶》中写道:“这是很多人从开局就隐隐约约看到结局的事件,这又是每一个关注本案的人都可以成为本案辩护律师的案件。如果许可,胪溪人可以组成一个庞大的没有律师执业证照的律师团为本案辩护。”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健伟说:“法律门外汉往往比专业人士更少偏见,易于形成正确的判断。”

在黑白分明,受害人伤势这么严重时刻,掩盖真相乃至伪证,能心安吗?只有痞子,我是流氓我怕谁。你不是痞子,怎么去为痞子站台背书?

“噫!形之庞也类有德,声之宏也类有能。向不出其技,虎虽猛,疑畏,卒不敢取。今若是焉,悲夫!”


焦点关注http://wyjxx.blogchina.com/473975859.html

(百度搜索吴育家即可进入本专栏)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