胪溪村干部殴打村民致伤致残事件系列话题之六
2017-10-12 14:32:08
  • 0
  • 0
  • 37

从2017—7—30开始至今,遭村干部结伙群殴的胪溪村民吴俊祯已在病床上折磨了74天。虽然,逃过了昏迷状态、神志不清长达一个多月的危险期,肺出血严重损伤致发声障碍及腰椎骨折致下肢肌肉萎缩也在缓慢康复中。但是,什么时候不用搀扶下床行走,主治医师都未敢确定,留下或轻或重终生伤残都是未知项。几位自觉或不自觉参与斡旋的乡亲,皆因目睹俊祯伤情严重及未来伤残程度的不可确定性而知难而退。

这就是一个施暴者的父亲去医院看望俊祯时对俊祯的妻子说的俊祯的“运气”。并不怀疑这位父亲如同他儿子一样心毒手辣,他理智地对他的另一个儿子对俊祯家人扬言恐吓表示歉意,但他的“运气”说之轻描淡写显然遭到俊祯妻子的棒喝。

俊祯的“运气”的确倒霉。两年前,他被胪溪村另一干部殴打致轻微伤,没有得到任何一方的公正说法,更不用说医疗费赔偿。一女干部以悲悯的口吻吓唬俊祯的妻子,要他们赶快去医院看望没有任何伤情住进医院“牛奶豆浆”的村干部道歉并赔偿。

这不是根深蒂固的役民心态,还能怎样解读呢?

俊祯与他的家人“无父哭”,只好把泪吞下。

嗟乎!五千年中国,孟姜女之哭,哭倒长城;窦娥之冤,六月飞雪。这泪还有这泪中的血,从千千万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身上,经一条条山溪流入长江,流入黄河,流向大海,才有了长江的惊涛拍岸与黄河的浊浪排空,才有了五大洋的波澜壮阔。

王安石在《复仇解》中这样说:一到乱世,天子、诸侯、方伯就都不可以向他们上告了。所以《尚书》上说纣王统治时期,无辜受冤的人,只要一找就能找到很多。百姓变成强盗,人与人之间结成仇敌。仇恨之所以产生,是因为向上级上诉没有用,冤案得不到处理造成的。

罪与恨也许可以被赦免与宽恕,但真相不应该被刻意掩饰,更不能混淆是非,黑白颠倒。

所幸,今天正值神州大治,条条山溪乃至长江、黄河正在从混浊走向清澈。不是吗?请看看胪溪上厝那条受有关方面高度重视并闻风而动正在积极治理的“凤肠溪”。

即使,“凤肠溪”乃至练江不再清澈,也将无碍大海的蔚蓝。


焦点关注http://wyjxx.blogchina.com/473975859.html

(百度搜索吴育家即可进入本专栏)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