胪溪村干部殴打村民致伤致残事件系列话题之四
2017-10-03 15:26:39
  • 0
  • 0
  • 43

胪溪村干部结伙殴打村民致伤致残事件已得到有关方面的关注,并不像学者朱大可说的那样,中国农民面对村官乡霸的欺凌,“他们甚至没有一个可以言说其冤屈、不幸和痛苦的独立通道。”

肆意对村民吴俊祯施暴的胪溪痞子干部,他们以为,打你又如何?只要没将你打死,你是“哭无父”的。胪溪这些痞子干部如同井中之蛙,他们岂曾知道,为平民百姓说话的这位非亲非故“父老”,已从海那边悄然走来,他的名字叫“法治”。

法治,近代中国几代人不懈追求的梦想,在救亡与饥饿重重狙击中,尽管步履蹒跚不尽如人意,毕竟还是来了,没有彩旗飘飘,只是“随风潜入夜”。

社会的和谐稳定,在于普遍可接受的公平、正义。

2016春天,世界围棋顶尖高手李世石与机器人阿尔法狗对弈,以1∶4败北的李世石输得明明白白,没有一声牢骚,因为他与阿尔法狗的对弈是在公平、公正的游戏规则之下进行,阿尔法狗没有“越轨”的技术手段可供选择。

最先将竞技场上的竞技原则延伸到政治舞台和司法领域是英国人,“人们素来认为,英国政治家的风度是在球场上养成的。”

1877年,著名翻译家严复赴英国学习期间,热衷于到法庭去旁听案件。他在法庭上听了几天以后,跟当时驻英国公使郭嵩焘说:郭侍郎,英国富强的根源叫我找着了。郭嵩焘说在哪儿?严复说就在法庭,说英国的法庭每天都在伸张正义伸张公理,每天都在保障每个人的权利。郭侍郎深以为然:法庭,是中国跟西方文明差距最大的一个地点。

美国当代著名法学家伯尔曼有句名言:“法律必须被遵守,否则它将形同虚设。”张健伟在他的随感集《法律稻草人》前言中说:“在不尊重法律的社会,法律只能吓鸟,不正像稻草人?”

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有多少人为世界的和谐致力于建设并完善一个公平、公正的规则,限制公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里正是这个规则的一部分;又有多少投机取巧的政客,伺机挑衅、践踏这个规则。

改革已在路上,号角已经吹响。

2015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陶凯元在布鲁金斯学会就法治中国建设和中国司法改革发表演讲。那是一场充满智慧和激情的演讲,陶凯元用坦诚和自信向世界讲述了中国的法治故事。

主持人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问陶凯元凭什么如此自信。陶凯元掷地有声地回答:自信来自于力量,力量来自于潮流,法治是世界的潮流,也必将成为中国的潮流,正是这股潮流汇聚成力量,给我带来自信!

诚哉斯言!诺奖得主莫言为张健伟教授《法律稻草人》写序:“我希望,我也深信,稻草人有一天会变成有生命、活生生的人。”

焦点关注http://wyjxx.blogchina.com/473975859.html

(话题之一《权力,什么时候不再任性?》发于2017―9―7,因敏感词而被网站删除。)

(百度搜索吴育家即可进入本专栏)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