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决策人回应拆学校围墙建文体广场的一点看法
2017-08-19 13:59:18
  • 0
  • 0
  • 45

2017―8―3决策人神闲气定祭出他们的“尚方宝剑”,通报上级领导到文体广场实地考察情况,回应拆学校围墙建文体广场的议论,雷霆万钧,冠冕堂皇。

通报称,“区,镇领导给予充分肯定”。“把抛荒多年,杂草丛生,学生望而怯步的旧操场改造成美轮美奂的文体广场并向全体乡民开放。既改善环境也美化乡容乡貌。对村民是好事一桩”。

通报有落入彰显当下必先斥其过去俗套之嫌。为什么“杂草丛生,学生望而怯步”的操场都没去处理,让它“抛荒多年”,今天,就有条件把它“改造成美轮美奂的文体广场”;需要“克服障碍和困难,多方筹措资金”,却要“美轮美奂”,这是什么理念?是决策人或撰稿人用词不当,还是?

近日,偶读柳宗元《种树郭橐驼传》。驼曰:“然吾居乡,见长人者好烦其令,若甚怜焉,而卒以祸。”种树人郭橐驼其言孰真熟伪?

今天,姑且不去怀疑决策人拆学校围墙建文体广场乃是情为民所系,也不去担心文体广场将来是否会夜长梦多横生枝节。

在已经富起来的农村,文体广场显然如通报所述,不但“既改善环境也美化乡容乡貌”,更是乡民健身休闲“朝而往,暮而归”的好去处。

尽管上级领导可以对拆学校围墙建文体广场表态并给予充分肯定。但是,它仅仅是拆学校围墙建文体广场可行性的一方面因素,而且是次要因素。

首要因素是法律法规与民情民意。

拆学校围墙建文体广场的正当性疑问在于是否不违背《汕头市城镇中小学校规划建设和保护条例》第十九条或第二十条。

拆学校围墙建文体广场的合理性在于是符合否民情民意。利害攸关的胪溪人对改造工程是否必要、是否可行比来自哪一方的官员都更贴身、更明白。因此,乡民的意愿也更理性、更有倾听并采纳的价值。

另外,日渐公开、透明的社会,事关民生项目的科学决策,一般需要专家的论证。虽然,拆学校围墙建文体广场并不是专业性很强的工程,专家的论证并不十分必要。但是,教育主管部门包括学校校长、教师他们或许就是专家,因此,他们的意见都不能忽视。

诚然,领导意志或许也渗透融合了法律法规与民情民意;决策人通报上级领导到文体广场实地考察情况也属例行之举。但是,决策人并没有充分的理由以“领导给予充分肯定”去作为化解问题争议的唯一举措。

如果,决策人在通报“领导给予充分肯定”的同时,也通报文体广场改造工程规模、功能乃至工程招、投标方式,那么,“领导给予充分肯定”就像千足黄金一样赤。长戚戚?坦荡荡?就在一念之间。

如果,有一天,乡村干部向上仰视的思维习惯有所改变,在尊重上级领导的意见或指示的同时也尊重法律法规、尊重民情民意,那么,他们的人格力量将得到提高,他们在乡民心中的形象也将发生改变,这个社会也将和谐得多、稳定得多、美丽得多。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可以断言,为官者必定以尊重民情民意为宗旨,这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必然规律。

2017―8―7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