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受害人吴俊祯说几句
2017-09-21 12:51:45
  • 0
  • 0
  • 153

一年一度月圆人亦圆的中秋佳节即将来临,胪溪“2017—7—30吴俊祯被故意伤害案”受害者吴俊祯还在医院病床上,留下终生伤残几成定局,这就是一个弱势农民的命运。

两千多年前,《敬姜论劳逸》文中论述一个观点:“瘠土之民,莫不向义,劳也。”“夫民劳则思,思则善心生。”尽管勤劳的人不一定都善良,但勤劳的人普遍善良则是事实。“居住在贫瘠土地上的百姓,没有不讲道义的,是因为他们勤劳啊。”

上篇说过,俊祯勤劳朴实。这里,不想以圣贤的观点或其它方面去论证俊祯勤劳而善良,这似乎与本案无关,但俊祯一定不是刁民。

小鱼贩俊祯,2014年依规依约承包胪溪村近百亩土地种植水稻。2017—7—30俊祯到村委会向村干部请求引水灌溉引发争执而遭村干部结伙殴打致当场昏迷,经法医鉴定为肺出血及腰椎骨折轻伤二级。

想知道俊祯遭村干部结伙群殴现场,如果听过或看过街头打贼惨状,你就明白了。

如果,俊祯的请求以气象论并不适时不科学,村干部应以说理的方式回应他;或者,俊祯存在承包租金滞交等经济纠葛,则应敦促甚至采取有约束效果的措施让他履行合同责任;即使,俊祯故意寻衅滋事,也应报经有关方面协调处理。

谁能找到村干部可以对一个没有暴力倾向的村民下毒手的理由呢?显然,这是一道无解的方程。

其实,恶性事件的发生在于这些无品无级小村官役民的专制野蛮心理,事件发生现场及事后某些人的言辞,赤裸裸暴露了他们这种心理,“我早就想打他了”,把打人当作他们的特权,既丧失了人之所以为人的恻隐之心又藐视法律。

这是一起值得深思的案件,施暴者伤害的岂仅仅是吴俊祯及他的家人?施暴者的恶劣行径不是对2万胪溪人民地恐吓吗?看似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村民,他们悄悄了解事件真相并关注正义之剑何时出鞘。爱与恨,此时无声胜有声。

祸兮福之所倚。有时候,祸是个人的,福则是社会的。2003年春天,发生在广州的孙志刚惨案,引发了朝野的思考,因此推动了臭名昭著的收容制度的废止。祸是悲剧事件中的孙志刚与他的家人,福则是千千万万可能被收容的人群。

如果,“2017—7—30吴俊祯被故意伤害案”施暴者依法受到惩处并以儆效尤,小村官不再敢肆意吓唬村民,受害人吴俊祯痛苦的遭遇就有其价值,一种“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的价值。


(百度搜索吴育家即可进入本专栏)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