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读者吴希武《三问吴育家》
2017-08-19 13:58:01
  • 0
  • 0
  • 25

2017―7―31上午,我在博客中国发表《对拆校墙建商铺的一点看法》。

当天傍晚,上厝通发表报道《痛心!拆学校围墙开发房地产,胪溪教育村面临“名存实亡”》。

报道由三方面构成,其一,网友报料:有关人员拆掉教育村围墙开发房地产;其二,介绍了教育村规模与挂牌仪式盛况;其三,转发我的文章《对拆校墙建商铺的一点看法》。同时还贴上18幅图片,包括如我所述的“往三件套的腰间串上铜钱”的卫星地图,可谓图文并茂。

显然,报道受到广泛关注。昨天,读者吴希武发表《三问吴育家》。

我不想揣测《三问吴育家》是你内心激情的脉动还是受人所托勉强之为,仅就你所问作简单地回复。

你说的“目前看到是围墙拆后一个不错的文体广场…”也是事实。但是,你说的仅是小学部南边的现状,却回避了中学部北边拆墙建商铺、决策人酝酿已久并在乡民中传开的事实。图纸都出了,谁在“说瞎话”?谁在“混淆视听”?

《汕头市城镇中小学校规划建设和保护条例》第十九条“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在中小学校用地上兴建或者构筑与教育无关的永久性建筑物、构筑物和其他设施。……”第二十条“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在中小学校围墙外倚墙建建筑物、构筑物和其他设施。……”

你说的小学部南边“不错的文体广场”及网友报料的决策人酝酿已久的中学部北边拆校墙建商铺的计划是否违反了上述《条例》。

值得注意的是,以公益共享并美其名曰“文体广场”落地小学部,是否有“荆州借久成已业”之虞?(这里所说的“已业”当属胪溪人之“公业”)谁能保证“文体广场”不见异思迁红杏出墙,“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障眼法我们看得还少吗?

毋庸讳言,报道标题确实有点夸张,未尽践行新闻报道真实、准确的原则精神。我们也完全可以理解他们匡扶正义、彰显爱心的初衷。

你说“更甚者,用尖酸刻薄的语言,贬损他人,什么无品,无级的村官之类,一棍子打翻一群人。”你查查字典,这里的“品”是级别的意思,并非人品之“品”。我说的“无品无级的小村官”,只是客观的描述村官级别之小,至多是一种不够尊重的表述,怎么就“尖酸刻薄”与“贬损他人”?怎么就“一棍子打翻一群人”?你这样说有意或无意制造了我的对立面。

如果你是律师,你有责任为当事人做无罪或罪轻的辩护,我只能说你辩护的拙劣如同掩耳盗铃。你不是律师,我继续说下去,未免戚戚然。

曾经的同窗学友,欣赏过你思维的活跃。1977年那个乍暖还寒的春天,你闲谈阔论之天真无羁历历在目;你与我一样,虽无勇者之傲骨嶙嶙,也未见有弱者诺诺之媚态,即使今天,《三问》还隐隐约约流淌着你生命中正义的血液与触手可及的体温。

在这里,也谢谢你在那个电闪雷鸣的夜晚仗义执言。诚你所言,“共建美好胪溪,大家一起努力吧。”

2017―8―3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