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胪溪村干部殴打村民致伤致残事件
2017-09-28 13:47:10
  • 0
  • 0
  • 155

“吾恶恶而欲刑之,如秋阳之陨群木。”

由于欣赏美而对于丑格外厌恶,如同苏轼《秋阳赋》中越王之孙:“我讨厌恶行而且希望惩罚恶行,就像秋天的太阳让树木枯萎一样。”

社会不可能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但要普遍可接受的公平、正义。执着于对恶行的揭露与鞭笞,在于期待有权者少一份跋扈,无权者多一点勇气。

上篇说过,“想知道俊祯遭村干部结伙群殴现场,如果听过或看过街头打贼惨状,你就明白了。”

然而,你听过或看过众人乱拳之下,有多少窃贼致伤致残?显然,胪溪村干部结伙殴打村民吴俊祯比街头乱拳打贼更凶更恶。

令人困惑的是,街头打贼至甚时总有人出来劝阻,而发生在胪溪居委大堂之内的这起恶性事件,任由施暴者将俊祯殴打至昏迷。某些人还上窜下跳,企图隐瞒现场真相,颠倒黑白,与恶为伍。

每乡每里,偶尔打架斗殴不可避免,其因其由或在于争名夺利。胪溪村干部结伙殴打村民吴俊祯,似乎与名利没有多少关系,而是权力的肆意。如果没有以权力为依托,他们敢如此放肆吗?因此,除了期待依法惩处,还必须将恶行曝光并人人讨之。

司法实践中,不管是重伤还是轻伤构成故意伤害罪,整个诉讼过程的任何一个程序,如果犯罪嫌疑人对受害人表示悔罪、赔礼道歉并赔偿医疗等费用而获得谅解,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如果是村民之间的纠纷,我赞成受害人接受赔礼道歉出具谅解书,息争止讼。胪溪村干部结伙殴打村民吴俊祯致伤致残事件,其恶劣手段及社会影响与村民之间的纠纷性质不同。如果屈于人情,轻易、草率达成谅解,无异于对恶的放纵。

即使,有一天吴俊祯接受施暴者赔礼道歉并同意出具谅解书,如果,负有督导责任的村书记是一位体恤民情并勇于担当的书记,他在率领所有施暴者向受害人吴俊祯及家人赔礼道歉的同时,应以村民可以接受的方式,向全体胪溪村民赔礼道歉。

不是吗?发生在居委大堂之内的这起恶性事件,谁说与书记没有一丝半缕的关系?我说过,“这是一起值得深思的案件,施暴者伤害的岂仅仅是吴俊祯及他的家人?施暴者的恶劣行径不是对2万胪溪人民地恐吓吗?”

哲人说:没有内心的改变,没有善意,没有经由自我觉悟而得来的内心改造,人类将无法获得和平与幸福。

焦点关注http://wyjxx.blogchina.com/473975859.html

(百度搜索吴育家即可进入本专栏)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