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田成石场,农田保护区不正像吓鸟的稻草人吗?
2017-08-19 14:00:48
  • 0
  • 0
  • 53

2013年夏天,我们向相关监督机构及职能部门反映位于农田保护区内的这片土地,被填上沙石、荒芜多年。经一年多地不懈交涉、抗争,2014年秋天,相关监督机构及职能部门经调查认定,这片填上沙石、荒芜多年的土地任何交易均属违法无效。

可是,本应收回并尽快复耕复绿、大概可以为百户农家提供粮食的这片土地,在相关责任人的眼皮底下成了沙石交易场。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健伟在他的随感集《法律稻草人》前言中说:“在不尊重法律的社会,法律只能吓鸟,不正像稻草人?”农田保护区内的耕地在相关责任人的眼皮底下成了沙石交易场,农田保护区不也像吓鸟的稻草人吗?”

海不扬波,知中国有圣人。胪溪,双龙拱聚的胪溪成为农田保护法外之地,一轮又一轮非法用地清理、整改绕道而过,不抬头,不吭声。

土地,浸透着农民血泪的土地,记录着多少沧桑与邪恶。

我们的祖先为了开恳并耕耘这片土地不知流下多少汗与血。今天,我们却如此糟蹋它甚至毁坏它。我们愧对曾经在这块土地上流汗流血的祖先,我们羞对将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的子孙后代。

作为决策人,如果落实处理这片违法交易公文昭昭的土地都前怕狼后怕虎,如何去应对乡间纷至沓来的纠纷,更遑论为建设美好和谐的胪溪施展宏才大略。平庸就是恶,尤其是人民供养的官员。

2017―8―11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