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默认栏目
  • (26)

写在胪溪上厝汕头同乡会第24届年会之际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胪溪上厝汕头同乡会的乡亲又将欢聚在一起,老汕头乡音未改,新汕头举酒千杯。相见语依依,祖先的功德,社会的发展,家乡的变化,人生的荣辱还有风花雪月,情亦泄泄,乐亦融融。让国也称王,从此荆蛮沾德化;兴吴应作祖,顿教草昧起文明。我们的祖先德昭日月,功垂青史,为华夏文明谱写了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一千一百年前,我们的祖先从黄河流域迁徙到南海之滨,这是人类文明的发展轨迹。三龙拱聚...

  • 166
  • 0
  • 10
  • 0
2017.10.20 12:46

胪溪村干部殴打村民致伤致残事件系列话题之七

殴打村民致伤致残畏罪潜逃的胪溪村干部被通缉了,尽管过程有点长,受害人吴俊祯及他的家人乃至胪溪村每个正义善良的人还是得到一丝慰藉。村干部殴打村民事件时有发生,但像胪溪村干部殴打村民手段这样毒辣后果这样严重的并不多见。因此,施暴者理所当然受舆论的谴责及法律的惩罚,这个“理”就是情理与法理。对情理与法理的度量权衡,论述之精辟莫过于苏轼《刑赏忠厚之至论》。苏轼以为“可以罚也可以不罚时,罚就超出义法了……超出义...

  • 1245
  • 0
  • 52
  • 0
2017.10.16 09:09

胪溪村干部殴打村民致伤致残事件系列话题之六

从2017—7—30开始至今,遭村干部结伙群殴的胪溪村民吴俊祯已在病床上折磨了74天。虽然,逃过了昏迷状态、神志不清长达一个多月的危险期,肺出血严重损伤致发声障碍及腰椎骨折致下肢肌肉萎缩也在缓慢康复中。但是,什么时候不用搀扶下床行走,主治医师都未敢确定,留下或轻或重终生伤残都是未知项。几位自觉或不自觉参与斡旋的乡亲,皆因目睹俊祯伤情严重及未来伤残程度的不可确定性而知难而退。这就是一个施暴者的父亲去医院看望俊...

  • 1012
  • 0
  • 31
  • 0
2017.10.12 14:32

胪溪村干部殴打村民致伤致残事件系列话题之五

胪溪村干部结伙殴打村民吴俊祯事件发生后,坊间流传某些人的说法:1·村民吴俊祯是去闹事的;2·村民吴俊祯受伤是闹事过程自己摔倒造成的。俊祯是去闹事的吗?在有关方面还没有就此事件作出结论之前,先不要偏信一边之言。其实,俊祯是否去闹事并不影响事件中施暴者是否构成犯罪,构成犯罪的要件是受害人俊祯的伤残鉴定。是否去闹事的认定,是将来法官对施暴者在刑法二百三十四条的上限与下限之间做从轻或从重判定的一方面依据。即使...

  • 630
  • 0
  • 33
  • 0
2017.10.07 15:30

胪溪村干部殴打村民致伤致残事件系列话题之四

胪溪村干部结伙殴打村民致伤致残事件已得到有关方面的关注,并不像学者朱大可说的那样,中国农民面对村官乡霸的欺凌,“他们甚至没有一个可以言说其冤屈、不幸和痛苦的独立通道。”肆意对村民吴俊祯施暴的胪溪痞子干部,他们以为,打你又如何?只要没将你打死,你是“哭无父”的。胪溪这些痞子干部如同井中之蛙,他们岂曾知道,为平民百姓说话的这位非亲非故“父老”,已从海那边悄然走来,他的名字叫“法治”。法治,近代中国几代人不懈追...

  • 1120
  • 0
  • 43
  • 0
2017.10.03 15:26

再说胪溪村干部殴打村民致伤致残事件

“吾恶恶而欲刑之,如秋阳之陨群木。”由于欣赏美而对于丑格外厌恶,如同苏轼《秋阳赋》中越王之孙:“我讨厌恶行而且希望惩罚恶行,就像秋天的太阳让树木枯萎一样。”社会不可能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但要普遍可接受的公平、正义。执着于对恶行的揭露与鞭笞,在于期待有权者少一份跋扈,无权者多一点勇气。上篇说过,“想知道俊祯遭村干部结伙群殴现场,如果听过或看过街头打贼惨状,你就明白了。”然而,你听过或看过众人乱拳之下,有...

  • 7315
  • 0
  • 155
  • 0
2017.09.28 13:47

为受害人吴俊祯说几句

一年一度月圆人亦圆的中秋佳节即将来临,胪溪“2017—7—30吴俊祯被故意伤害案”受害者吴俊祯还在医院病床上,留下终生伤残几成定局,这就是一个弱势农民的命运。两千多年前,《敬姜论劳逸》文中论述一个观点:“瘠土之民,莫不向义,劳也。”“夫民劳则思,思则善心生。”尽管勤劳的人不一定都善良,但勤劳的人普遍善良则是事实。“居住在贫瘠土地上的百姓,没有不讲道义的,是因为他们勤劳啊。”上篇说过,俊祯勤劳朴实。这里,不想以圣贤...

  • 4286
  • 0
  • 153
  • 0
2017.09.21 12:51

胪溪上厝宋大峰祖师“千秋陵园”

胪溪上厝宋大峰祖师“千秋陵园”,与其说是灵魂通往西天的驿站,不如说是无贵无贱的西天会所、不分贤愚的西天俱乐部。经多年酝酿筹备,由胪溪上厝义德善堂福利会主办,胪溪上厝紫霄宫理亊会协作,计划耗资人民币3000万的胪溪上厝宋大峰祖师“千秋陵园”,在2017这个如火如荼的夏天动工兴建了。实行殡葬改革,移风易俗,改土葬为火葬,对于保护山林绿化、节约用地、推进农村精神文明建设,无疑是一项功在当代泽及子孙的善政。胪溪上厝宋...

  • 393
  • 0
  • 29
  • 0
2017.08.19 14:01

良田成石场,农田保护区不正像吓鸟的稻草人吗?

2013年夏天,我们向相关监督机构及职能部门反映位于农田保护区内的这片土地,被填上沙石、荒芜多年。经一年多地不懈交涉、抗争,2014年秋天,相关监督机构及职能部门经调查认定,这片填上沙石、荒芜多年的土地任何交易均属违法无效。可是,本应收回并尽快复耕复绿、大概可以为百户农家提供粮食的这片土地,在相关责任人的眼皮底下成了沙石交易场。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健伟在他的随感集《法律稻草人》前言中说:“在不尊重法律的社...

  • 1245
  • 0
  • 53
  • 0
2017.08.19 14:00

对决策人回应拆学校围墙建文体广场的一点看法

2017―8―3决策人神闲气定祭出他们的“尚方宝剑”,通报上级领导到文体广场实地考察情况,回应拆学校围墙建文体广场的议论,雷霆万钧,冠冕堂皇。通报称,“区,镇领导给予充分肯定”。“把抛荒多年,杂草丛生,学生望而怯步的旧操场改造成美轮美奂的文体广场并向全体乡民开放。既改善环境也美化乡容乡貌。对村民是好事一桩”。通报有落入彰显当下必先斥其过去俗套之嫌。为什么“杂草丛生,学生望而怯步”的操场都没去处理,让它“抛荒多年”,...

  • 869
  • 0
  • 45
  • 0
2017.08.19 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