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默认栏目
  • (32)

村务公开,你准备好了吗?

1991年,潮阳县政府安排在陈店镇建电子市场、和平镇建水产市场、胪岗镇建水果市场。柑橘之乡胪溪理所当然成为建水果市场的最优选择。胪溪水果市场旋即进入选址、规划、设计、工程建设招标程序。1992年春,胪溪五位常年在建筑行业打拼并有工程施工资质的乡民取得工程建设承包权,分别承建第一期工程2层、3层、4层分五个区间共99栋商住楼。以当时主体框架及外墙装修大概每平方330元的工程造价,因工程建设招标的公开或半公开及多方参...

  • 667
  • 0
  • 15
  • 0
2018.01.22 12:38

千里孤坟 微信话凄凉

惊悉“吇仔走了”!呜呼!少者殁,强者夭!扼腕哀痛之余,往事如影历历。1971年出生的汉铭君是我的族亲侄辈,邻里今天还是称之为“吇仔”,听起来像个小青年。“吇仔”47岁的人生并无波澜壮阔的故事,只是为人夫、为人父,一个温馨小家的普通男人。正因为普通,才值得我们去缅怀,去为之流泪。2013夏天之前,我与吇仔“趣舍异路,未尝衔杯酒接殷勤之欢”,乡间偶有相见,微笑以礼。俊俏、斯文、内敛乃是第一感觉。2013夏天之后,他支持我并...

  • 160
  • 0
  • 2
  • 0
2018.01.17 22:21

一片冰心在玉壶 

导语﹕本人于2013―5―6在博客中国发表《告胪溪父老同胞书》,揭露村书记违法卖地,一石激起千层浪。其后18个月发文113篇共11万字,“不惟道之险夷,行且不息”,抨击官场腐败不知天高地厚,单枪匹马擒贼欲擒王。“吾恶恶而欲刑之,如秋阳之陨群木。”2014―11―28以涉嫌寻衅滋事被刑事拘留,失去自由669天。1· 天地浩瀚,日月循其道。不管何方神圣,使出什么招数,是暗渡陈仓还是围魏救赵,都没法改变黎明的脚步。黎明,一梦醒来。这是一...

  • 201
  • 1
  • 2
  • 0
2017.12.07 16:43

写在胪溪上厝汕头同乡会第24届年会之际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胪溪上厝汕头同乡会的乡亲又将欢聚在一起,老汕头乡音未改,新汕头举酒千杯。相见语依依,祖先的功德,社会的发展,家乡的变化,人生的荣辱还有风花雪月,情亦泄泄,乐亦融融。让国也称王,从此荆蛮沾德化;兴吴应作祖,顿教草昧起文明。我们的祖先德昭日月,功垂青史,为华夏文明谱写了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一千一百年前,我们的祖先从黄河流域迁徙到南海之滨,这是人类文明的发展轨迹。三龙拱聚...

  • 413
  • 1
  • 19
  • 0
2017.10.20 12:46

胪溪村干部殴打村民致伤致残事件系列话题之七

殴打村民致伤致残畏罪潜逃的胪溪村干部被通缉了,尽管过程有点长,受害人吴俊祯及他的家人乃至胪溪村每个正义善良的人还是得到一丝慰藉。村干部殴打村民事件时有发生,但像胪溪村干部殴打村民手段这样毒辣后果这样严重的并不多见。因此,施暴者理所当然受舆论的谴责及法律的惩罚,这个“理”就是情理与法理。对情理与法理的度量权衡,论述之精辟莫过于苏轼《刑赏忠厚之至论》。苏轼以为“可以罚也可以不罚时,罚就超出义法了……超出义...

  • 1667
  • 0
  • 65
  • 0
2017.10.16 09:09

胪溪村干部殴打村民致伤致残事件系列话题之六

从2017—7—30开始至今,遭村干部结伙群殴的胪溪村民吴俊祯已在病床上折磨了74天。虽然,逃过了昏迷状态、神志不清长达一个多月的危险期,肺出血严重损伤致发声障碍及腰椎骨折致下肢肌肉萎缩也在缓慢康复中。但是,什么时候不用搀扶下床行走,主治医师都未敢确定,留下或轻或重终生伤残都是未知项。几位自觉或不自觉参与斡旋的乡亲,皆因目睹俊祯伤情严重及未来伤残程度的不可确定性而知难而退。这就是一个施暴者的父亲去医院看望俊...

  • 1248
  • 0
  • 41
  • 0
2017.10.12 14:32

胪溪村干部殴打村民致伤致残事件系列话题之五

胪溪村干部结伙殴打村民吴俊祯事件发生后,坊间流传某些人的说法:1·村民吴俊祯是去闹事的;2·村民吴俊祯受伤是闹事过程自己摔倒造成的。俊祯是去闹事的吗?在有关方面还没有就此事件作出结论之前,先不要偏信一边之言。其实,俊祯是否去闹事并不影响事件中施暴者是否构成犯罪,构成犯罪的要件是受害人俊祯的伤残鉴定。是否去闹事的认定,是将来法官对施暴者在刑法二百三十四条的上限与下限之间做从轻或从重判定的一方面依据。即使...

  • 784
  • 0
  • 40
  • 0
2017.10.07 15:30

胪溪村干部殴打村民致伤致残事件系列话题之四

胪溪村干部结伙殴打村民致伤致残事件已得到有关方面的关注,并不像学者朱大可说的那样,中国农民面对村官乡霸的欺凌,“他们甚至没有一个可以言说其冤屈、不幸和痛苦的独立通道。”肆意对村民吴俊祯施暴的胪溪痞子干部,他们以为,打你又如何?只要没将你打死,你是“哭无父”的。胪溪这些痞子干部如同井中之蛙,他们岂曾知道,为平民百姓说话的这位非亲非故“父老”,已从海那边悄然走来,他的名字叫“法治”。法治,近代中国几代人不懈追...

  • 1255
  • 0
  • 50
  • 0
2017.10.03 15:26

再说胪溪村干部殴打村民致伤致残事件

“吾恶恶而欲刑之,如秋阳之陨群木。”由于欣赏美而对于丑格外厌恶,如同苏轼《秋阳赋》中越王之孙:“我讨厌恶行而且希望惩罚恶行,就像秋天的太阳让树木枯萎一样。”社会不可能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但要普遍可接受的公平、正义。执着于对恶行的揭露与鞭笞,在于期待有权者少一份跋扈,无权者多一点勇气。上篇说过,“想知道俊祯遭村干部结伙群殴现场,如果听过或看过街头打贼惨状,你就明白了。”然而,你听过或看过众人乱拳之下,有...

  • 7574
  • 0
  • 163
  • 0
2017.09.28 13:47

为受害人吴俊祯说几句

一年一度月圆人亦圆的中秋佳节即将来临,胪溪“2017—7—30吴俊祯被故意伤害案”受害者吴俊祯还在医院病床上,留下终生伤残几成定局,这就是一个弱势农民的命运。两千多年前,《敬姜论劳逸》文中论述一个观点:“瘠土之民,莫不向义,劳也。”“夫民劳则思,思则善心生。”尽管勤劳的人不一定都善良,但勤劳的人普遍善良则是事实。“居住在贫瘠土地上的百姓,没有不讲道义的,是因为他们勤劳啊。”上篇说过,俊祯勤劳朴实。这里,不想以圣贤...

  • 4564
  • 0
  • 162
  • 0
2017.09.21 12:51